首页 > 频道 > 拉风族 > 用车 > 交通法规 > 正文

北京出租堵车等候1分钟1块钱 乘客嫌贵下车

记者体验出租车调价后首个工作日运营,“蓝标”的哥一天遇两单嫌贵下车

记者昨天调查发现,与头两天只是“偶遇”贴有蓝色新价标的出租车不同,现在每公里2.3元的“蓝标”车已满街都是。由于涉及更换计价器与价标,本市出租车调价的“过渡期”有20天,昨天才是第四天。据市交通委运管局出租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4天内全市已有超过3万辆出租车贴上了新价标,也就是所谓的“蓝标”,数量接近出租车总量的一半。记者随后对出租车调价后首个工作日的运营情况进行了体验。

司机经历:

40多个活儿两起嫌贵下车

市交通委对调价后3天的监控数据显示,出租车客运量并未因调价而产生变化,6月10日至12日,全市出租车客运总量570万人次,与去年同期持平。记者采访中发现,大多数乘客也对涨价比较理解。

北汽九龙公司的付师傅是头一批108个调改计价器的司机之一,从6月10日零点开始以新价格拉活儿,到昨天总共拉了40多单活儿,其中遇到两起“嫌贵”下车的,“也就是5%,不算高”。

付师傅说,每次乘客上车前他都会提醒乘客自己的车已经调整了价格,“起步价13元,每公里2.3元”。第一位乘客听了后没有上车,转而去打2元的车;第二位乘客因当时上车的地点不能长时间停车,付师傅让他上车后才提醒,结果乘客大怒,记下付师傅的车号要投诉。

此外,昨天付师傅在调价后首次拉了一个工作日早高峰的活儿,据他观察,低速等候时计价器上的钱数蹦得并不是很快,“车速低于12公里才开始计时,每累计2.5分钟时蹦一公里租价”。昨天早高峰路况尚可,付师傅仅在德胜门稍微堵了一会儿。相比之下,这一单活儿因堵车,费用多了3元钱。

权威统计:

近半出租车已换“蓝标”

按照计划,计价器调改技术人员分成6组,每天调改5000至6000辆出租车,但为了尽量缩短新旧租价并轨的时间,方便乘客出行和出租汽车驾驶员使用,6月10日到12日,实际调改数量为2.4万辆。加上昨天全天的量,已经有超过3万辆出租车调改了计价器,换上了新价标。

据市交通委运管局出租车处介绍,目前仍有部分计价器厂商的新版计价系统还在调试阶段,20日前可通过审核投入装配。预计6月25日前,全市6.6万辆出租车计价器全部完成调改,剩余5天作为补调期。7月1日起,未调改计价器的出租车不得上路运营。

此外,市交通委统计,6月10日至12日,96123投诉热线共受理出租汽车投诉来电188件,同比下降45.82%。

特别提醒:

电召“蓝标”车 拒乘算爽约

按照规定,6月10日至30日之间,新旧价格并行实施。据96106电召平台介绍,目前,系统调配车辆时不能对两种价格的车辆进行区分,如果前来应召的车辆为“蓝标”车辆,乘客能否拒绝乘车呢?

市交通委运管局出租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一般乘客接到应召短信后,司机会很快给乘客电话确认,此时,乘客可询问是否为“蓝标”车辆,若不愿意乘车可拒绝,这不算爽约行为。

若司机已经到达接乘客的地点,乘客发现是“蓝标”车辆拒乘车,就应该视为爽约行为。按照规定,乘客两次爽约便被列入“黑名单”,其电召成功率不再受保障。

记者体验

国贸桥上堵出“惊心价”

时间:17点41分 路线:双井桥至东直门桥

17点59分,26.80元;18点,29.10元……18点12分,39.5元;18点13分,41元……昨天是出租车调价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下午晚高峰时段,记者选择了两条路线打车,体验到了堵车时计价器10分钟跳出了10元钱的“惊心价”。

昨天17点41分,记者从双井桥地铁站站口打上了一辆调价后的出租车。记者说要去东直门,司机杨师傅很高兴:“刚调的计价器,正想试试晚高峰堵车时怎么样呢。”

出租车从双井向北,沿国贸桥至建国门桥,再由建国门桥至东直门桥。“这一段堪称北京堵车经典线路。”杨师傅说。从上了国贸桥就开始堵车了,杨师傅说,他曾经在大望路附近的新光天地拉上一位乘客去西单,在国贸桥上堵了1小时20分钟。堵到1小时的时候,乘客着急就下了车去坐地铁,“没走几步乘客花了38元钱”。不过,杨师傅觉得自己更委屈,“我下不去了,又堵了20分钟,这趟油钱就得40元。”杨师傅形容这种堵车时赔钱为“倒勾肉”,特心疼。“那次之后,我觉得这辈子晚高峰我都不想干了”。

昨天,国贸桥的堵车情况还算正常。但计价器两分半钟跳一次,一跳就从26.8元变成了29.1元。记者盯着计价器和时间,从18点到18点12分,钱数从29.1元变成了39.5元,12分钟跳了10.4元。最终,这段路程共用时33分钟,8.3公里,等候用时16分31秒,金额为39.5元,四舍五入再加1元燃油附加费,最终金额为41元。经计算,堵车所花费的金额为14元。

杨师傅说,没调价前,按照这种路况,这段路大约需要28元打车费,这下涨了13元。“我很满意,这样以后晚高峰就能干了”。

早高峰 乘客早一站地下车

时间:16点07分 路线:邮电大学至新闻大厦

记者昨天下午在高峰时段之前16点07分,乘坐一辆调价后的出租车,从北京邮电大学到长安街上的新闻大厦,途经西二环和长安街。当时,这一段路还比较畅通,13.3公里,用时40分钟,等候时间14分05秒,最终金额为44元。这段路比双井至东直门的路程少了5公里,但打车费却只多了3元钱。看来,高峰时段堵车是最大的支出。

司机孔师傅说:“堵车的钱我都觉得涨得挺多的,现在是高峰时打不着车,没准儿以后高峰时就是司机拉不着活儿了。”孔师傅说,早上6点半,一位乘客从天通苑打上他的车,要去金融街。路上走西二环,非常堵,快到8点了才到金融街附近。乘客看着计价器“噌噌”地蹦字,已经显示有80多元了。乘客赶紧叫停,此时距离目的地还有大约一站地的距离,乘客给了84元钱,决定步行一站地去公司了。

高峰时段 的哥更愿意载客

时间:17点30分 路线:红桥市场至方庄桥东南

昨天17点半,记者来到红桥市场准备打车。此前,记者曾分别于调价前一晚和调价首日同一时段在此打车,前往方庄桥东南角。两次都是在非高峰时段,价格分别为23元和30元,发票上显示的等候时间分别是9分钟和19分钟。

很快,记者打上了一辆“蓝标”车。听到记者说出目的地时,的哥马师傅提醒说,途经南三环刘家窑桥时会很堵,调价后高峰时段等一分钟将近一元钱。果然,出租车行至蒲黄榆时,因堵车停滞,约两分钟后,计价器就由16.5元跳到了18.8元。“等5分钟加收两公里租价4.6元”,马师傅说,以往早晚高峰,有些司机确实因为要吃晚饭或交接班不拉活儿,而有些确实因为堵车耗不起,不愿意去近的地方,所以对路边乘客视而不见。他说,调价后,高峰等车费翻倍,大部分司机更愿意上路载客。

记者到达目的地出租费为33.7元,加上一元燃油费四舍五入后共花了35元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刁俊艳
0
齐鲁晚报简介| 联系我们| 招聘信息| 网站广告报价| 意见反馈| 触屏版